黑猫咪雾铃

我是雾铃!参上——!!!

 《生死一舞的爱语》02
  
  

  BY 黑猫咪雾铃  
  
  *题目源自星尘的百万花王曲,文中有引用,图片来自曲的pv
  *卡米尔是雷狮的亲弟
  *西域paro
  *【宝石商人雷(匪帮主雷)x 西域舞者嘉】
  
       

   
  他们的命...

《博科摆》

 

BY 黑猫咪雾铃


 星球自西向东旋转,博科摆一直摇摆,不会停下,永远存在。


 *飙破独轮,放飞自我,多元素。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饲主不得入内!!!

 *阿柠生日快乐!!!!!!我来迟了对不起!!!!!


《Counting Sheep》

  * @二十万个噜噜噜  ←love她,设定都是她的,我就是破写文的,可爱的太太不嫌弃就好☆

By 黑喵雾铃

“那么你敢说我做的有什么不对么,Brother?”

黑夜降下来,张开乌黑的手掌,把一切全都收入掌心。

 
  树枝间扑出一只乌鸦,扑棱着漆黑的翅膀停在红发女孩的肩膀上,它伏下脑袋,用乌黑发亮的啄为自己的老朋友打理着乱作一团的头发。
  女孩偏了偏头,在枯树的枝干上变了个姿势,她翘起腿,红润的唇角向上弯起,天真无邪的...

  《生死一舞的爱语》
  
  

  BY 黑猫咪雾铃  
  
  *题目源自星尘的百万花王曲,文中有引用,图片来自曲的pv
  *卡米尔是雷狮的亲弟
  *西域paro
  *【宝石商人雷(匪帮主雷)x 西域舞者嘉】
  
       

   
  他们的命运如同他的舞步。...

《海洋之心》



BY 黑猫咪雾铃

*来自画师 @今天的清酒依旧在犯蠢 的点梗,人鱼(公主)同时拥有着海盗和巫师两种身份。

After that moon full of brilliance, you quietly hid your face.
   【在那片圆月的光辉之后,你悄然隐去了面容。】

Zero.

是夜。

 ...

《礼物》

BY黑猫咪雾铃

  空气中翻滚着甜腻的酒精。

  不知道第几支烟被摁灭在烟灰缸里了,从唇间喷出的烟雾在空气中旋转成某种狰狞的图形,张牙舞爪,消弭在昏暗的灯光下,

  嘉德罗斯的头仰着,直直的坠向了后方的松软。

  他的眼睛很痛,脸颊上浮着一层炙热,客厅温馨的光与殷红的酒液折射的光泽混杂在一起,模糊了神经,覆盆子的香甜和龙舌兰的辛辣扑打上鼻尖,逐渐凝结成瘾,缠绕麻痹的神经末梢,将意识拖向禁忌的思考。

  “啧。”
 
————————————————
走简书:http://www.jianshu.com/...

《视力检查》

  #来自 @徵雨危眠 的100fo点文!
  #曲改编——是也☆
  #看不懂的话可以去看下漫画!

“老师——雷狮老师——”

雷狮合上塞满试题的文件簿,让人头晕的那些密密麻麻的潦草笔记随之被合拢在里面,他扭头,望向坐在前排椅子上的少年。

  雀鸟啁啁啾啾的鸣叫声从窗户的裂缝悄悄溜入课室,夏日的蝉伏在橡树粗糙的树干上不厌其烦的知了知了,窗外嫩绿色的树影夹杂着暖阳的零散碎片,投影在嘉德罗斯的脸庞上,晕出象牙的色泽。
 ...

《以生为誓》

  #僵尸新娘paro!
  #百fo点梗之一!
  #嘉德罗斯单方面性转注意!
  #稍微变动,螺丝的肉体没有腐烂,一切都保存在她停止呼吸的那一刻。
  #来自 @宵夜不给吃! 的点梗!
  #强烈安利《僵尸新娘》这部经典的成人童话改编的凄美的影片!!!
  
 

 
  “……I spent so long in the darkness I'd almost forgotten how beautiful the moonlight is. ”
  【“……我在阴间呆得太久了,我...

《瘾》

#码点儿小糖糖
#兽化,狼雷狮嘉
#知道吃刀难受,可是我的糖也吃着难受啊(泣)
#写不出万分之一好,苟

 
  
  雷狮从浅眠之中苏醒。

是清晨,暖意的阳光打在互相交叠的翠绿叶片上,穿过树叶间的缝隙,被切割成大大小小的光块,落在洞口的桔梗花素白的花瓣上,懒散的在地面上伸展着,为这个隐秘的小基地带来不易察觉的安宁,带着光和热,带着柔暖的气息,无声无息将整个洞穴充斥。
  斑斓的光斑细细碎碎的缀在落叶堆上,悄然打在眼前的人的脸上,将他微卷的睫毛染得金灿,孩童般可爱而的睡颜,将最脆弱的一面...

《天平》

#新手司机,非常难吃

#兽化!注意!狼雷狮和金钱豹嘉

“雷狮。”

傲慢而带着些许孩童独有的软糯的声音呼唤着他的名字,嘉德罗斯将脸埋入他的颈毛,手臂收紧,吐息噴打在他的皮毛上,有些痒意。 即使血液几乎将衣服都沾得没有余落的布料,他们也都一动不动的就这样子和睦的待在一起,直到任何一方有了要做的事情才会分开,雷狮会用前爪推推枕着他肚子的金钱豹,嘉德罗斯会缓慢的起身,冰凉的指尖会划过他的背脊,后颈,直到离开的最后一刻才脱离他,似乎在眷念那份柔软。

这脆弱的平衡被打破的时间比预想来得更早。...

© 黑猫咪雾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