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铃

向死而生,只为生命。

【三十题系列】奇怪三十题·前五

奇怪的三十题
 
 
 
 
1间接性亲吻 【76r】【店长/同桌莫里森x学生莱耶斯】
 
 
“抱歉,久等了——”
  
寒冷带领黑暗,在落日之后懒惰的吞噬了太阳的最后一丝余晖。刺骨的冷风从空空荡荡的小巷尽头而来,席卷了寂静无声的大街,将落叶吹在空中旋转,推着它掠过一道道紧闭的窗,窗后是被黑暗填充的房间。
枯黄的叶随着风飞入餐馆的天窗,轻巧的落在柜台的点餐铃边。
 
“今天晚上还是很晚下课么?”
被剧本和《自由落体运动》、《李尔王》以及《浮士德的噩梦》淹没的青年从书堆中抬起头来,他将桌面上摊开的梅菲斯特的画像盖上,激起一些沉淀的尘埃。
“这样子可不行,你总不可能边写作业边策划歌剧演出的剧本的,莱耶斯。”
叉子将巧克力派的一角挖下,醇厚又苦涩的巧克力在嘴里化开,他默许般点点头,将巧克力派向少年的方向推了过去。
莱耶斯的嘴抿成一条直线。
“我不想放弃,”莱耶斯从厚重的镜片下望了他一眼,他与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撞上,他平静的顺着他的目光探向他的眼底,对方在他的注视下眨了眨眼睛,然后无可奈何的叹气,他用叙事般的口吻闷声抱怨着,莫里森顺理成章的揉了揉他耷拉下去的脑袋。

“我可不能辜负你的期望,莫里森。”他眨眼,眼底波光粼粼。

“你什么时候辜负我的期望了?”
莫里森好笑的挠挠同桌的鬓角,鼓励性的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莱耶斯将叉子拿起,放入自己的嘴中解决掉了那块蛋糕,没有忽然捂嘴将叉子嫌弃的推开,恶狠狠的瞪他。
莫里森的眉头舒展开来,笑着伸出食指——
在莱耶斯捂住额头哼哼唧唧的再次开始解决派之后,他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使劲的揉了揉了少年,眼里的温柔沉淀在尘埃落定后。

2 恋人的收集癖【麦r】【原著人物设定】【刀】
     
     
    暗处的人看着自己手心中的眼珠,一丝笑意爬上扭曲的脸,他将眼珠放在嘴边轻吻,眼底的烈焰在狭窄之中扭曲变形,直到完全掩埋内心,在疯狂的爱意中生辉。
 
死神第一次感到了恐惧。
 
“啊……”

他瞪大眼睛,捂住右眼痛苦的在地板上抽搐着,血源源不断的将白色的布料染湿得愈加刺目,他翻滚着,嘶鸣着,就好像被猎人铺住的乌鸦。
他视线的尽头,牛仔对准再次爬起来企图扑倒他的救援者扣下扳机,第六颗子弹打入她的腹部,祖母绿的眼中闪过残破的光,她跌落在浸满血液的木板上,仿佛折断翅膀的鹰般——终于,她的头仿佛断了线的木偶般直直的垂落下去。银色的光芒从她的发尾落下,银发簪掉在血液中,再没有光芒。她也许回光返照般奋力挣扎了几下,然后就被恶魔扭断了脆弱的脖子。
她的苦难就此结束了,而死神的苦难还远远没有结束。
 
“……你……为什么?”
将来人的身影看了清楚,绝望渲染上他苍白的脸,随着脚步声残酷的逼近,那双眼睛一寸一寸失去了色彩,它空荡的倒映着麦克雷扭曲的嘴角。
牛仔将医生的尸体踢到角落,从血污中捡起了她的刺刀,他的嘴角弯弯,仿佛恶魔。
 
“因为我想得到你。”
 
麦克雷欣慰的笑了,雪茄随着他的呼吸忽明忽暗。
 
“嘛,反正你第二天还会重新回来不是吗——我的老师,你还会像以往那样和我接吻,反正你也不会记得的。”
 
“所以,第二天见咯。”
 
     麦克雷吻着冰凉的尸体那僵硬的嘴唇,然后看着黑烟重新塑造出一个人形,他抱住烟雾中的人,哼唱着歌期待第二天黎明的到来。
 
 
3 交换肢体【麦r】【原著人物设定】
 
 
莱耶斯捂住脸无声嘶哑的呢喃,睁着空荡荡的眼盯着死寂的黑暗。
 
失血过后的梦境一切都是难以描述的,这么多年来他都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但是当硝烟——战争的香水味弥漫在大街小巷的瞬间,他还是猝不及防的想起了一切,被战火烧的焦黑的尸体,堡垒和智械的残骸,空了弹夹的散弹枪散落在地,仿佛时光倒流,他站在战火纷飞中,默默倒数。
无数黯淡的火焰冲天而起,其中有牛仔的身影。
他追逐,追逐,迷路。
 
“杰西……?”
他不在这里,牛仔消失在他梦境的尽头。
他摸了摸空荡荡的双眼眼眶,隔着纱布他也可以感受到眼眶的空旷,撕裂般的剧痛向着他的大脑不断的刺入。
他还是在医疗床上,莫里森安慰的声音和主治医师那在黑暗中颇具辨析度的女低音纠缠在一起,吵得他睡不着觉。
似乎嘶吼了几句脏话,有几声高跟鞋重击地面的声音,安吉拉似乎被他吓了一跳,然后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半梦半醒之间他又回到了黑暗中,逐渐沉没在黑暗中——安眠剂很快起了效果。
 
待他再次醒了的时候病房似乎已经没有任何人存在,只有心率机的声音在病房里回荡着,他的指尖感受到太阳的温度,他知道自己的房间的朝向,估算时间已经近黄昏。
 
门开了又关,牛仔的声音出现床尾。
“……你痛苦吗?师傅。”他走向他,覆盖上莱耶斯布满伤的手掌,他的手骨骼宽大,指节修长,生着茧的掌侧摩挲着他的拇指,在黑暗中很温暖,而且让人平静。
“你说呢。”他平静的反握住麦克雷的手,在他手心里写写画画,他的生带又再撕裂了,所以他安静的靠着麦克雷的手,在他手里拼字母。“意料之外,你会过来看我啊,小崽子。”
“别这样,说的我好像没报过恩一样。”
 
他们接吻。
他们拥抱。
结局将近。

牛仔痛苦的垂下了头。
 
他将嘴唇触碰上莱耶斯的额头,给了他一个很温暖的怀抱,他的耳朵贴着他的胸膛,却听不到心跳声,那种激烈澎湃的声音,有着生命的热度的心跳,驱使他一次一次举起枪战斗的心跳。
——没有了。
 
“对不起,加布里埃尔。”
 
莱耶斯重新睁开眼睛。
 
“眼球移植手术成功。”
“捐赠者:杰西·麦克雷。”
“捐赠条件:该士兵战争信息,标明——”
 
“已阵亡。”
  
 
4 永远都不会分开哦【76r】【原著人物设定】
 
 
      “——!!!!!”
  
     我想守护的。
 
    他愣愣的接住了。
 
  男人落入他怀中,他瞪大了双眼颤抖的伸出双手,他的手中渲染上令人作呕的温度,男人眼中曾经璀璨的星空慢慢褪去,那颗琥珀黯淡下去,在他面前,带着它所有的美丽和温暖沉没下去。黄昏用她腐朽的手指织着,残破的纱暧昧的笼罩在死寂的脸上,渲染上绝望的色彩。
他就右手与他手掌相贴,想用体温将他掌心柔软的手捂热,想用呼唤换来他一声嫌恶的回应,想用呼吸带起他生机勃勃的心跳,想要……想要……

想要,为他做点什么。
  
不不不……不……
  
刺杀者的身躯碎裂在不远处的枯草中,黑爪引以为傲的狙击手就这么被杀掉了,浑身上下被螺旋飞弹炸碎,骨头碎成无数片。
他点起一把火,杀手的残渣就此被烧成了灰烬。
 
他抱住昔日爱人冰凉的身躯,用手抚摸着那张布满疤痕和血迹的面孔,他仔细擦掉那些卑劣的血,它们玷污了莱耶斯的脸——他疯狂憎恨着,愤怒之火在他胸膛里燃烧——不不,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加比……加比……
于是他看向远处赶来治疗的医生,面部表情诡异又扭曲。

“……杰克,我知道你很悲痛,但是,请你放开他。”
 
不,我为什么要悲痛?嘿,加比不是在这么,伊戈铃医师?
他带着空洞的眼神看向医生,女人退后了几步,举起了手枪做出防卫的姿态——她的弹夹里一定装填了麻醉剂,她的医疗箱里一定有催泪瓦斯,她的弹药袋里一定填满了神经性毒药——他想着,露出微笑。
那么,只有一个办法让这些都无法发作。

——杀了她。

不不不,我们不会分开的。
他从医疗线盒中扯出白色的线,开始将自己与死者的手掌缝合。
白色的线被无情的血液染红。

5 垃圾堆中的热恋【上】【麦r】【原著人物设定】


当梦中,黑色的袋子里穿出窸窸窣窣的响声时,他醒了。
 
    又是凌晨五点,死神仿佛又被扭转回了无数个昨天,他的全身上下剧痛无比,黑色的颗粒顺着他的呼吸在他周生流转。
    床头的临时医疗盘上放了一圈染血的黑线,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注射着他的祖母绿色的目光,女人梳着干练的高发簪,眼里是空荡荡的碎光。

“我没事,医生。”
 
一只掌心僵硬但是却温暖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女人踩着古板的高筒靴离开了暗影守望的临时休息房,铁花发簪末端的孔雀石随着她的步伐摇曳生辉,在拐角划过最后一丝色彩。
一声叹息从走廊是尽头传来,是个男人的声音。
 
随着医生的脚步声离去,他重新陷入床铺的柔软中,沉默的盯着窗外纷飞的大雪。
 
“你……到底做了什么?”

——————————————————
大家好我是雾铃☆
如果有群友问我为啥退群——
 
对不起。我点错了。

啊。没脸回去。
 
        ——————————————————
      
        因为喜欢乱入所以私信把自己填了进去。
       没错,我就是那个便当了无数次的救援者。
       本作有两位医师,一位是原著里的天使姐姐,另外一个人是我,私设黑爪的治疗师,同时是暗杀者。
       太中二了【落泪】

评论(8)
热度(26)

© 迷雾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