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铃

向死而生,只为生命。

【三十题系列】奇怪三十题·第五题

6 我该如何命名 【麦r】【???麦克雷x???莱耶斯】【上传】
  
 
     “那么这样就完成了。”
 
凌晨,白昼驱散了天空的黑暗,昏暗的光沉淀在脚底。
指尖从白瓷般光滑的脸上离开,巧克力色的皮肤在光的照耀下渗透出毫无生机的苍白,琥珀般的瞳孔中晕染出一片空洞,人偶端坐在高大的橡木椅子上,双手交叠面容死寂。
他轻吻人偶的双唇,搂住了人偶的腰肢,拉着他在充盈着腐烂冷空气的房间里跳起舞来,他们跳啊跳啊,从旷野跳到洒满阳光的雪岭上,从亚伯拉罕的雕像前跳到小路上,从守夜人的屋前跳到小镇的广场上。
 
他们跳啊跳啊,死亡如影随形。
  
 
加布里埃尔·莱耶斯,一个21岁的大学生,漫步在这长满了巨大雪松的山坡上,光打在这寂静的雪世界中,披上一层绝美但是冰凉的纱,偶尔传来寒鸦扑扇翅膀的声音,打破这层蜘蛛网般的沉默。
他哈了口热气,诅咒着杰克和他之间的赌约,质问自己为什么要答应和他赌博可以在这里活过一个星期,然后伏下身子,在雪地里翻找着他的手电筒。
雪落在他卷卷的睫毛上,变得银白。
 
 
“Are you, are you,”
( 你是否,是否,)
“Coming to the tree,”
( 来到这棵树的之下。)
“They stuang up a man.”
( 这里吊死了一个男人,)
“Stange thing did happen here.”
( 他们说他杀死了三个人。)
 
歌声。
他支起了了酸痛的腰侧耳倾听。
他听见了微弱的歌声,在他的背后。
“……这种鬼地方,居然还有小孩子?”
他直起腰来,看向北面——那是一大片没有人工栏杆路的雪松林,远处是高大巍峨的雪山手里攥着他的手电筒,他试了一下开关,明亮刺眼的白光从手电筒里直射出来。
“不如,去看看。”
   
孩子稚嫩的童音构成的歌声指引着莱耶斯正确的方向,作为他孤零零的陪伴者,像地图一样指引他像。冷风刺骨的扑在他的脸上,不知不觉间夜幕降临,他凝视着远方的晚霞,这是这寂静的白灰黑中唯一的一点色彩了。
意识到黑暗降临般,孩子唱得更大声了,仿佛催促他的奔跑。他深呼吸即便,开始在岩石之中跳跃奔跑,被光眷顾的山坡逐渐离他远去,他遁入高大的雪松间,在黑暗中静悄悄的穿梭。
终于,歌声越来越清晰,是个男孩儿的歌声。
 
“Abraham took lsaac's hand,”
( 亚伯拉罕拉着凯撒的手,)
“and led him,to the lone somehill.”
( 来到这寂静的山丘。)
 
他来到一片被雪掩埋得差不多的旷野,他抽出登山杖用尖端戳了下雪堆之下,碰到了湿润的泥土而不是池塘的冰面,用脚试探,找出了藏在雪堆中的石板小路。
一座破旧的农舍出现在石路的尽头,他用手电筒环顾四周,不远处的雪堆中用枯叶掩盖着一些鹿残缺的尸体,光圈所到之处,裸露的排骨上爬满了食腐的苍蝇,在光中恶心的起起落落。
他捂着鼻子,歌声戛然而止。

有什么不对。
 
破烂的木门虚掩着,他轻轻一推,不动声色的关闭了手电筒,侧身闪了进去,就像一阵风一样的——他完好无损的站在了腐烂冷空气中。
一个有着褐色短发的孩子坐在他的面前,就在那张椅子上,一张该死的不知道从哪里搬来的椅子,他下意识想逃跑,但是他克制住了自己那可笑的念头,拥抱住那个孩子,这时一个木偶从孩子怀里掉了出来,他弯下腰捡起来——这是他这辈子最后悔的决定,只是因为一个动作,他掉入了无限轮回的深渊。
那是一个黑皮肤的娃娃,有着柔软的四肢,被细致描绘的五官……还有,微卷的黑发,琥珀般的琉璃眼睛——本该是名字的地方空白一片。

“啊啊——”
 
孩子稚嫩的身影消失在空气中,他的怀里空空荡荡的,有一点灰烬落在他衣袖上,他伸出手颤抖的抚摸娃娃的脸庞,早已经腐朽的木玩偶在他指尖下化为木炭——那只是一个用木板拼凑的娃娃。
一双冰凉刺骨的手,从他无法动弹的身后,他脆弱的视线随着手掌的笼罩被掩盖在黑暗中,腐烂的味道从他手掌中传来,好像与那空气来自同一个尸体。男人的低笑从背后传来,似曾相识,无比陌生。
他不受控制的开始发抖,因为恐惧的原因。
 
“永远徘徊在这里,来吧,写上你自己的名字。”
“这就是,下一个你了。”
“一次一次被愧疚折磨吧,赎罪吧。”
 
“My love.”
    
 
————————————————
写了奇奇怪怪的东西,这和下一题是连在一起的w,现在还不能表示身份所以用“?”掩盖,有些盗梦空间的意思在里面,不剧透,下一篇会解释干净。
膜拜各位大大☆

评论(5)
热度(12)

© 迷雾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