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铃

向死而生,只为生命。

《为牢》

 

 
 

  BY   hzjwnwnddh??—:*


  
  
  她的心里有一只野兽。
  
  早晨起来的时候,家里呈现的只是浓稠的褐色,她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脸发呆,阳光照过来将她的原型显现,苍老妇人一般蜥蜴的丑陋皮肤显现在一个十五岁少女的脸上,而她努力对着镜子挤出各种各样的表情,却从中找不出一丝的美丽。
  于是她自认失败了,洗了一把脸,坐下来打开手机屏幕,去看她最爱的人空空如也的聊天框,只是觉得身体里空荡荡的。要做什么,该干什么?不知道,不知道,就这样渡过一整天。
  她总有种冲动,看着喜欢的人说出的话在心里开了一个苦涩的洞,什么都流不出来,她张着嘴,好像要说点什么,却闭上了。
  我爱你。她忽然没有来由想到这句话,好像要说出来,却被本能制止了——谁?说给谁呢?给过去的那个旧梦,去追逐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欺骗着,欺骗着,编制编制各种各样的谎言,原来已经成为了这样的人,在层层叠叠的面具下窒息,从不纯净,从不美丽,只是在小小的她自己千疮百孔的世界里面暗自伤神。该去哪里呢?已经没有人接纳了,在网络上空荡荡的游荡,像幽灵,没有自我。
  她已经丢失了她最美丽的东西,徒留没有灵魂的丑陋空壳。本能地,又想去追逐温暖,却在热热闹闹面前停下脚步了,不知道该无从下手。她手里空空如也,只是内心的那个自己在蜷缩角落哭泣着,而她站着,笑着,伪装着自己。
她对于编制谎言这件事情已经疲惫了,拼命地织网吐丝,想把自己炽热的爱他人的那颗心掩埋,甚至哪怕被人看出什么皮毛,都感到无地自容。多么卑微,也很可笑,她已经把自己内心的血肉抽出来组成丝线——她知道自己快要死了,死在梦里,旧梦里。
  她看着曾经喜欢的人与他人愉快的交谈,可是控制不住那头野兽在自私地咆哮,那不是属于她的东西,可她仍然为了一个失去的梦而悲伤,她的心痛极了,流着鲜血,可是她依然用那假面具抑制自己的真心。
  不爱我。她想,在面具之下流泪。谁也不会来。
  她站着,笑着,内心在哭着,喊着,蜷缩在一起,不停止流泪。她于是用自己全部的盔甲掩埋它,只用晦涩的语言将从盔甲缝隙流下的它展现。
  她什么都没有,内里是如此脆弱而又丑陋,恶心得就像癞蛤蟆。她多么唾弃自己,她是如此的卑微,只留有空为强大的表皮——光鲜亮丽?不。
  可她仍然发出冷笑,她仍然有力量咬断他人的脖子,这会成为杀死她的一次战争,但是她活了,站起来,拖起更为坚固的外表。
  她是在斗争,用尽自己一切力量斗争,对抗顽疾,对抗内心,咆哮着挥舞起剑,想要威吓不善的来访者,将自己伪装成猛虎,磨砺着爪牙凶残无比,不让任何人靠近。
  渴望着一丝阳光,恐惧着光明。深知这样的自己如果暴露光天化日之下,将会遭到多少的唾弃,于是她举起双手,用全部的力量撑起外壳,为的是不要伤害,为的是远离痛苦,为了不让冰封的内里被阳光救赎。
  “快救救我。”她想,用她渺小的声音呼救,可是人们谈笑风生,世界正常运转——于是她继续往前走了,苟延残喘着活着,把眼泪流干,直到再也不留给自己一丝的爱。
  可她快要死了。
  她心里的野兽也要死了。
  她筋疲力尽,却仍然一步一步,在冻原之上行走。


  她的心里有一只野兽,在所有的皮囊之下用尽全力咆哮。

评论
热度(2)

© 迷雾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