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铃

向死而生,只为生命。

《念》
 
 
#花吐症
#减隐单箭头向【隐→减,结局能甜不甜你们看吧】
  
 
 
  月,依然高悬。
 
 
 

 
  
 
    景物被月色笼罩,蒙上一层朦胧银纱,黑夜静寂无声,夜色将一切事物的余音埋没在漆黑中,静得出奇,只听寒风吹过树间,沙沙作响,惊起枝丫间的鸟儿,传出几声清脆鸟鸣,随后寂静依旧。
  杨减思索了许久,放下酒杯,月色倾注入酒杯,白瓷边缘折射出一圈酒光,倚靠在窗边独饮着酒。
窗外长着几多雏菊,素白的花瓣甚是娇小,分明早已过了季节,却依然傲然开放,不得敬佩这素雅的花朵莫大的勇气。
  许是闲心作祟,他折下一支雏菊在唇边细嗅,清甜的花香带来了倦意,酒杯闲置在窗前,竟然不舍揉碎指间花朵,将它斜插入酒壶口。
  
  窗前已空荡,最后一支烛便也熄灭。
  
   
  月光透过纸纱窗,碎裂在床脚。
  雏菊素白的花瓣从口中溢出,清香充斥了唇间无法言语,拾起了花朵将惨白如纸的唇埋住,连同那些话语一同埋没在其中。
月色将银发镀上一层光辉,他垂首没入月光之中,窗外寂静无声,月色正浓,独照他悲哀的身影。
殷红的血染上了花瓣的边缘,地隐星掩住口剧烈的咳嗽起来,花瓣愈加无法断绝的溢出他双唇,数朵雏菊铺满了膝间,剧痛扼杀呼吸的欲望,他捂住喉口,银丝尽数从耳边垂落,将他的脸遮住,额发的阴影掩盖了他的神情,只有痛苦的呼吸残破在唇边,为侥幸的心落上一层灰尘。
颤抖的手拂开被素白花瓣埋没的令牌,将它抵至唇边,悄声呼唤自己那位魂牵梦萦的罪魁祸首,卑微的呢喃着的唇边,他日日所思那人的名字。
蓦然再质问自己,这份爱恋,是否如这花朵,渺小隐秘,丝毫不夺目,在迷雾里暗自神伤。
   
流转唇间,那卑微之愿。
 
  终是以一声苦笑打断自己的思恋,心宛如刀绞,无数的言语想要倾诉而出,却只有圆月愿意倾听。他在这月色里蜷缩起身子,眼角闪烁出银光,那双染着幽紫冥火的眼眸,独自散尽光辉,黯淡无色。
  
夜漫长,花香便萦绕了他的爱恋,小小雏菊,却提醒着他这份爱恋的残酷。

  
  渺小花朵,待枯萎凋零,迎来死期之日。 

评论
热度(21)

© 迷雾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