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铃

向死而生,只为生命。

《瘾》

#码点儿小糖糖
#兽化,狼雷狮嘉
#知道吃刀难受,可是我的糖也吃着难受啊(泣)
#写不出万分之一好,苟

 
  
  雷狮从浅眠之中苏醒。
  
 
 
  是清晨,暖意的阳光打在互相交叠的翠绿叶片上,穿过树叶间的缝隙,被切割成大大小小的光块,落在洞口的桔梗花素白的花瓣上,懒散的在地面上伸展着,为这个隐秘的小基地带来不易察觉的安宁,带着光和热,带着柔暖的气息,无声无息将整个洞穴充斥。
  斑斓的光斑细细碎碎的缀在落叶堆上,悄然打在眼前的人的脸上,将他微卷的睫毛染得金灿,孩童般可爱而的睡颜,将最脆弱的一面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了海盗头子的面前。
 
 
  我还在做梦?

 
  他问自己。
 
  然后,有热气喷打在脖子上,他偏了头,嘉德罗斯还在睡梦里,整个人窝在他的怀里不安分的动弹,头枕着雷狮的胸口,用作被子的羊羔皮早已经被他毫无自觉的踹到一边去了,睡颜居然有些可爱,嘴角还有晶亮的哈梭子。
 
  真是不雅的睡姿,大赛第一,雷狮暗想。
 
  ——更像小孩子,而不是杀人不眨眼的野兽。
  
  光斑在嘉德罗斯白皙的脸颊上晕出红润,让他看起来更有了几分幼兽的模样,模糊了视线中他昔日的威风凛凛,居然恍然间有天使的错觉。
  虽然心知肚明,怀里的人分明就是只嗜血的恶狮,可是竟然不知不觉间将鼻翼埋入他的脖颈间,他的气息萦绕在鼻腔中,有点沐浴露的清香,还夹杂着些许未断奶幼兽身上的奶香味。
  就像毒品,更胜过海洛因和大麻,虽然分明已经知道忘我的后果多么的严重,却依然忍不住凑上去贪婪的呼吸着,深深沦陷在幻觉的秘境中无穷无尽徘徊,找不到出口,没有解药。
 
  嘉德罗斯现在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上去更像一只小兽,而不是高傲的万兽之王,
 
  雷狮的指尖划过嘉德罗斯的后背,小心翼翼的将鼻翼再埋得深了一点,炽热吐息喷打脖颈间,软化了一切的气息,确确实实是让人觉得安心的气息,让他更加确认了嘉德罗斯的存在。
 
 
  他就在这,就在面前,就在怀里。
 
 
  奇怪的感觉漫上心头,雷狮的心跳开始不受控制的加快,发现这一切如此真实让他感到兴奋,他迷恋上嘉德罗斯的气息,无法自拔的沿着他的脖颈曲线用狼牙细细的啃噬,留下一路的水光,最终凑到了他的唇边。
  他没有丝毫犹豫,舌尖轻舔舐唇角,残留在小狮子唇角的蜂王浆味道甜腻,在在舌尖化开,将毒瘾染得更加疯狂,内心叫嚣着占有,侵入,满足自己的瘾。
  他捧起小狮子的脸庞真正的吻上了薄唇,在唇瓣上啃噬厮磨,撬开贝齿与苏醒的舌尖纠缠不休。
  雷狮一起身将嘉德罗斯压在身下,搂紧嘉德罗斯纤细的腰的手转而捧住他的脸庞汲取唾液见残留的甜蜜,烟紫的眼眸迷惘的扑闪,似乎在这剧毒之中迷失了自我的意识,只求疯狂的索取,舔舐。
  被紧紧束缚的嘉德罗斯被窒息强迫从沉睡里苏醒,他挣扎着呜咽着,爪子在雷狮的背后胡乱的抓挠着,舌尖激烈的纠缠,口腔被不留情的扫荡,氧气几乎消耗殆尽,唇瓣碰撞之间几乎意识迷惘。
  最终下意识虎牙一合,雷狮的舌头被狠咬了一口,血味破坏了让人痴迷的幻境,等他离开嘉德罗斯的口腔,小狮子在他身下哈哧哈哧的喘气,尾巴还半卷在雷狮的腰上,被吻到意识模糊,璀璨的眼眸中泪花闪闪。
  雷狮愣了半分,大脑空白,他顺着自己的唇舔舐一圈,嘉德罗斯的味道还在齿间残留,唇间流连。

 
  “你一大早上的发什么疯啊?!”

 
  啊,果然生气了啊。

 
  “原谅我呗?”
 
  大灰狼露出可怜巴巴的神色凑上去,被嘉德罗斯一爪子拍在落叶堆上。
  他昏头昏脑的爬起来,看着炸毛的小狮子,尝着嘴里他的奶香味愣了许久,甚至嘴角的笑意无声无息的展露也没有发觉。

  我的毒品,我的解药。

  ——我的恋人。
 



 

 

评论(9)
热度(66)

© 迷雾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