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铃

向死而生,只为生命。

《以生为誓》

  #僵尸新娘paro!
  #百fo点梗之一!
  #嘉德罗斯单方面性转注意!
  #稍微变动,螺丝的肉体没有腐烂,一切都保存在她停止呼吸的那一刻。
  #来自 @宵夜不给吃! 的点梗!
  #强烈安利《僵尸新娘》这部经典的成人童话改编的凄美的影片!!!
   
  

  
  “……I spent so long in the darkness I'd almost forgotten how beautiful the moonlight is. ”
  【“……我在阴间呆得太久了,我都快忘了这美丽的月光长什么样了。”】
   
  

  银色的光晖照耀一望无际的雪原,月光四溅。
  

  十二点的钟声奏响了。
  
  
  城镇里的人依然沉浸在甜美的梦乡之中打着鼾,年老的守夜人往街上查看,那些低矮的房子规规矩矩的排成一列延伸向天边,像是惧怕寒冷一般紧紧的挤在一起取暖,寒风吹过,窗台上的波斯猫摇动着尾巴咪咪叫。
  
  牧羊人甘之如饴的带领着羊群在荒野间游荡,他腰间柔软的柳笛中飘出烟雾一般的夜曲,在雪野之中,徘徊,游荡,拉扯着游魂的衣摆,指引他们回归到这座教堂。
  
  飞蛾扑打着蒙上灰尘的琉璃窗,蜘蛛在房檐上张开六个棱角的网,乌鸦用漆黑的双翼阻挡夜神,今夜他不会降临,母亲摇篮里生病的孩子也不会被带走。

  
  月光透过高窗像幕布一般层叠而下,为礼台边站立的新娘批上一层朦胧光辉,恍若天使一般圣洁。
  尘埃下沉随她的漫步而激起烟尘,在月色中勾勒出某种狰狞的画,然后又下落,她的裙摆闪闪发光,一直铺下大理石台阶,末端缀着蓝色的碎钻。

   
  
  不,是比天使还美,就像世间最高贵最圣洁的神。
  
  
  教堂的木门吱嘎作响,活人与活死人纷纷回头,雷狮泰若自然的踏上玫瑰花瓣捕成的红地毯。
  默念着,他大步走过去,托起了嘉德罗斯的手,在爱人的手背上虔诚的落下一吻。
  活人特有的温度捂不热嘉德罗斯的手,她低垂眼眸站在他面前,漆黑的鸦色睫羽在月光下染成银色,如同白孔雀的羽毛般柔软,长睫扑棱扑棱,在眼底投下一片细碎的弧形阴影,遮掩了那惊艳的美。
  水钻衬托着她如白天鹅般修长的脖颈,墓地采撷来的蓝玫瑰在她的头冠之上闪烁,蛾子的鳞粉撒落她在红地毯上延伸的衣摆上宛如群星一般闪烁,蜘蛛丝编制的婚纱被夜风吹起,她面部的轮廓被勾勒而出。
  褪色的绸带扎着满天星,百合与玫瑰,它们干枯,依然如同盛开那般展露着花瓣。²
   
  我的爱人他呼吸尚存,他的爱意真挚不渝,我们的爱情期望般甜蜜,不如从前的孤独苦涩。
  
  
  “嘉德罗斯——”
  
  
  海盗用指尖挑起她的下巴,他的新娘缓慢的抬起头看他,瞬间,一切的美丽与辉煌都黯淡无色,在这份充满惊鸿一瞥的幻灭之下全部都失去了光泽。
  金色,在这灰白黑构成的世界里就像是耀眼的太阳,像是画布里不可思议着而脱颖而出一抹绚丽的金色笔调,七彩的琉璃窗影在她的脸上透出朦胧的生的气息,月光照耀下如图太阳般闪闪发光,就像海之焰³,明知会招来刻骨的诅咒,却使得人依然固执己见的将它镶嵌在王冠的顶端,在琉璃珠宝的簇拥之下被奉而至上。
  哪怕会带来死亡的诅咒也在所不惜。
  
  那阳光化作的一道光芒,在心灵上空闪耀。
  
  世间所有的宝石聚拢在一起也美不过那绚丽的金眸,眸中的星辰就像天使眉毛上抖落的繁星,他美丽的神明依然没有收起那份高傲,反而更加肆意的展露。
  金发没有束起,柔软的铺在圆润的肩头,依然是放荡不羁的美,让雷狮痴迷,在金色的流沙中越陷越深,却不愿意挣扎。
  她高傲,不可一世,即使孤独也依然矗立。
  手握捧花,她苍白的面容在婚纱下若隐若现,死亡没有夺取她半分的美丽,反而使她更加的绚丽夺目。
  
  
   雷狮笑了。
   
  
  “现在,活人先说。”
  
  
  棕发的骑士捧起宣誓书,郑重其事的高声宣读,他注视着雷狮,示意他的恶友赶紧宣读誓言。
   
  “好了安迷修……不要那么严肃嘛……” 海盗小声嘟囔,目光自始至终没有离开他的新娘。
  迷惘,在那份幻灭之中沉没,丢失了方向,烟紫的眼底飘荡着真挚的爱恋,他松开嘉德罗斯小心翼翼的握着的手,却仿佛是在对待一只易碎的陶瓷娃娃一般,似乎是怕他的新娘化成蝴蝶,离他而去。
  
  
  “用这只手,我将为你驱走悲痛。”
  
  
  嘉德罗斯高昂着头拿起银酒杯,雷狮看到她手颤抖着,殷红的酒液几乎撒出杯口,他盯着她金色的眼眸,黄金湖底埋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与愧疚。
  ——你也会愧对于人吗?
  海盗挑衅的笑着,用口型比拟出几个字:
  
  “怎么,矮子,怕了吗?”
  
  嘉德罗斯狠狠瞪了一眼他,喉间穿出轻的不能再轻的冷哼,眼眸轻眯,透露出鲜明的不屑,恐惧和愧疚沉没在那片绚丽的的金色之中,没有了踪迹。
  
  
  “你的酒杯将永不干涸……因为我将是你生命中的美酒。”
  
  
   酒液即将溢出杯口的时候停止了,嘉德罗斯紧紧攥住瓶身,砸在台上的时候的时候发出不小的响声。
  雷狮舔了舔嘴唇,恢复成严肃的表情,悄无声息的握紧了从海底宝藏之中挑选出的戒指,紫宝石棱形的末端刺痛了他的手,在掌心留下深深的烙印。
  
   ——我一早就说过了啊,我的新娘,我愿意为了你献出生命。
  
  
  “用这蜡烛,我将在黑暗中照亮你的路途。”
  
  
  他点燃了蜡烛,温暖的烛光为嘉德罗斯的面容笼罩上一层血色,他的爱人正在注视着他,那目光里充盈着高傲,她的眼睛盛着世界一切美好的东西,还有他的一切。
   
  ——我的新娘在那孤独的宝座上座了多久?

  
  “用这戒指——”

  
  雷狮故意顿了一下,嘉德罗斯忽然握紧了他的手,雷狮丝毫不惊讶她的紧张,他反握,力道不大,但是却让嘉德罗斯感觉到一丝安抚,那颗停止跳动的心,仿佛还在胸膛内奏响生的韵律。
   
  我不会抛弃你。
  
  海盗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这么告诉她。
  
  她面容有不易察觉的波动,却依然坚持着自我的高傲,但是她的眼神不再扑朔,璀璨的黄金湖清晰倒影着他的面容,雷狮知道他捉到了,捕获了,那颗心即将永远都属于了自己。
  
  怎么说的来着:  哦,在你的眼睛永远合上之前,尽可能的去看吧。
  
  他的笑容更深。

  
  “我要你成为我的妻子。”

  
  不是希望,而是肯定的坚硬口气,海盗的霸道展现无疑,自信满满。
  他单膝跪下,虔诚得如同一个信徒,戒指穿过无名指,紫色的宝石闪烁,恰到好处。
  只不过是简单的仪式,却昭示着嘉德罗斯的心,永远都属于自己了。
   
   ——啊啊,这是最闪耀的财宝,现在,跨过生与死的界限,他得到了。

  
  “那么,你呢?”
  
  
  金色的神眯起眼睛,然后笑了。
  
  
  “我愿意,海盗。”
  
  
  在她说出誓言的那一刻,雷狮觉得自己就是为此而活。
  
  
    “现在——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他掀起婚纱,那神明的美丽照亮了殿堂,月光下她整个人都散发着金色的光晕,昏暗的世界里格外的耀眼。
  雷狮弯下腰深深的亲吻了他的新娘,在她唇边留下永恒的印记,嘉德罗斯的唇瓣软却没有温度,口腔冰冷弥漫着猩甜的血味,但他不在乎。
  搂住几乎可以轻盈一握的纤细腰肢继续加深,再念念不舍的厮磨,不知浅尝辄止。
  他离开的时候,在嘉德罗斯唇边留下一小块伤痕。
  
  
  紧接而来的,是最残酷的一刻。
  
  
  他抓起银酒杯的时候,嘉德罗斯加重了手的力道,长睫颤抖,嘴唇咬紧。
  他唇边勾起的笑容不变,眼底波澜不惊。
  他从来没有如此平静的面对死亡,但是无论如何——
    
  酒杯里的终寿酒摇曳,殷红若血。
  
  
  ——我愿为了你献出生命,我的神。
  
  
  
  “敬吾爱,嘉德萝丝。”
  
  
    
  他仰头饮尽。
    
   
  
  
  
    
  

  ¹: 来自安徒生童话《夜神》
  ²: 玫瑰——真挚不渝
  百合——甜甜蜜蜜
  满天星——爱人的呼吸
  ³: 存在于《所有我们看不见的光》一书中的宝石,镇馆之宝,传说会给拥有者身边的一切带来诅咒。
   
  

评论(6)
热度(68)

© 迷雾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