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铃

向死而生,只为生命。

《视力检查》

  #来自 @徵雨危眠 的100fo点文!
  #曲改编——是也☆
  #看不懂的话可以去看下漫画!
   
 
 
  “老师——雷狮老师——”
   
 
  雷狮合上塞满试题的文件簿,让人头晕的那些密密麻麻的潦草笔记随之被合拢在里面,他扭头,望向坐在前排椅子上的少年。

  雀鸟啁啁啾啾的鸣叫声从窗户的裂缝悄悄溜入课室,夏日的蝉伏在橡树粗糙的树干上不厌其烦的知了知了,窗外嫩绿色的树影夹杂着暖阳的零散碎片,投影在嘉德罗斯的脸庞上,晕出象牙的色泽。
  
   “走神很严重啊,老师。” 他不满的抿着嘴,取下眼镜的双眼模糊出十分耀眼的金色来,像是金星,树影中他的眼眸周围笼罩出浅浅的流光,过分的绚丽。
  指尖敲打着课桌,发出清脆的叩叩声,在树影的投影下露出的小腿是白皙的,曲线优美。
   
  “抱歉抱歉——”
   
  嘉德罗斯狠狠的瞪着雷狮,恼火时的语气尖酸刻薄,带着强烈不满的吵嚷:“你这样我可以去学校投诉你的哦?”
  语毕,他像个小国王一样高傲的昂起了头,目光里满是鲜明的不屑和嘲讽,骄傲的小狮子抱着胸在那王座似的椅子上翘起了腿。
  “好——好——”雷狮拖长了语调敷衍的回答,尾音带着不易察觉的宠溺。
  一时间教室里除了窗外的蝉鸣和雀声,就只剩下粉笔有力的敲击黑板,他们之间好像就剩下了复杂的字符,二次函数和化学方程式。
 
  还是隔得太远,雷狮只是听到背后翻页的声音,笔在纸面上写画的嚓嚓声,那人的呼吸声,他都听不见。
   
  有那么刹那间的错觉,教室里关于他的气息仿佛都消失了,被蝉声淹没了,或者他自己的呼吸太沉重,掩盖了——使得他自己屏息,也没有听见可以确认他存在的声音。
 
  “喂,年纪第一的不良。”
    
  令人烦闷的沉默终于被自己的声音给撕裂了,雷狮如愿以偿的听到了嘉德罗斯慵懒而有些恼怒的回应,他放下粉笔,他从讲台上渡步而下,站在小皇帝面前盯着他的眼睛。
  嘉德罗斯整个人笼罩在他的阴影下,流光消失了,树影消失了,镜片下的双眼都璀璨如黄金,满天的星辰都碎裂在里面,沉在他眼底的橙色中,金丝眼镜下的脸颊投影着七彩的光芒,被雷狮投下的阴影给赶走了。
 
  顷刻间,仿佛只剩下他们呼吸的声音。
 
  下定决心般。
 
 
  “嘉德罗斯,听我说。”

  
  
  当抽屉里被塞满写着“杀人犯”“垃圾”和“快点去死”的纸条的时候,首先是震撼的瞪大了眼睛,然后是内心深处逐渐变得空洞,小小的雷狮深深的低下了头,镶嵌着父亲的黑白照片的水晶框还在他的胸前摇晃,明明只是艺术照,现在却成了遗照。
  父亲的笑容被永远的封在了灵框里,棺材里,乃至回忆之中,宽大的手掌有茧子,掌心一直都很温暖,握起来仿佛比自己小手大上几倍,富有安全感,很暖和。
 
 
  ——消失了。
 
  他们说啊,那场空难,是父亲的操作失误造成的。
 
 

 
  “嘉德……”
 
 
  又是这样子的梦。
  翻滚的冲天火焰中,泪水不受控制的涌出眼眶,像水晶般晶莹剔透,又像镜子般残酷,清晰的折射着火花,他可以听见有人在撕心裂肺的尖叫,其中是否夹杂着父母的凄厉尖叫他也不能够去确定,只是逃避般的捂着耳朵,像鸵鸟一样缩进自己的衣服里。
  右眼的刺痛,折磨着孩子幼小稚嫩的心灵,眼前发黑,他就此昏厥了过去。
 
  是被保护在了内心的深处,被层层枷锁封锁着那段痛苦回忆,埋藏在内心,再往下,往下,再深入,小小的孩子在不停的抽泣。
   
 
『  “没事的,没事的,我的小宝贝罗斯” 
  明明是回想,是虚幻的幻影,但是脚底下好像传来了剧烈的震动,整个人在摇晃,有一男一女的吻落在双颊上,很柔软,很温暖,很熟悉。 』
  
  『  “那么大家——有没有喜欢的人呀?”
  主持人轻快活泼的声音切入吵杂之中,人群一时间发出了无数的低语,耳边人们影子的声音重叠在一起,慌忙的翻找着眼镜企图逃脱,但是已经迟了。
 
  “我喜欢铃木……”
  “我中意我隔壁的家伙……”
  “我不敢向松本告白,怎么办……”
 
   视线里的所有人都有了带着“C” 形字符阴影,很多人都在撒谎,岔开话题,漂移视线。
 
  右眼刺痛。
  为什么大家都要撒谎?
 
  眼前一黑—— 』
   
  
  『  “妈妈?刚才那是什么?”
  眼前的画面扑朔迷离,孩子稚嫩的语气在耳边回响,徘徊,他弓下身子闭上眼睛捂上耳朵,却依然阻挡不了喧闹穿进耳朵里,画面如图老旧电影一般闪烁,摇晃,耳边有空姐惊恐的叫喊,有母亲安抚着孩子的柔和语调,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很吵,水杯在地面上咕噜咕噜的滚着。
  还有非常沉稳冷静的中年男人的声音,格外的清晰。

  “飞机遇上气流,请各位旅客不要惊慌——”』

 
  然后,这些零零散散的记忆片段,有现实,有回忆,被拼凑出完整的桥段中,脱颖而出的是——
 
  “嘉德罗斯!”
 
  耳边传来熟悉的呼唤,肩膀被剧烈的摇晃,模糊的人影在视线中摇曳着晃来晃去,只有灰白的色彩——然后清晰的先是烟紫的眼,雷狮的脸,难得一见的焦虑的神情,唇开开合合,声音愈发的充满担忧。
  
  “老师的父亲……”
 
  听到最后的字眼,心为之而一颤。
  嘉德罗斯干涩的开口打断了他的呼唤,看着雷狮的动作戛然而止,他一瞬间呆愣在原地,手还扶在他的肩膀上,阵阵温暖隔着布料传来。

 
少年镜片下的眼睛深浅不一定,左眼是深沉浓郁的黄金色,铺满了繁星;右眼是晕染得有些浅的黄色,往下渐变成橙色,这种色彩逐渐鲜明,在浅金色中凝结成一个深橙色的“C”,烙在他眼底,不觉得奇怪,反而还是那么的好看。
   
 
  “直到最后……都在拼尽全力保护大家哦。”
 
  话语传入耳朵里,心为止而彻底的释然。
  泪很苦涩,雷狮像个小孩子一样哭了,他把脸埋在嘉德罗斯胸前闷声抽泣,嘉德罗斯的手覆盖上他的发,一下一下的安抚着他,鼻尖传来少年身上玫瑰沐浴液的香味和汗味,很安心。
  这是很久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的感觉,仿佛只存在于遥远的记忆里,上浮,勾勒,逐渐展露出清晰的眉目出来。
  恍然间,似乎有水滴落在他的发上,他听到嘉德罗斯断断续续的呼吸,沉重,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却还在安抚自己。

  “没事的、雷狮,我在这里。”
 

 
  蝉声很吵,但是在呼吸之中也被弱化了。
  雷狮伸手摘下了嘉德罗斯的金丝眼镜,少年没有抵抗,在阴影中,他的右眼里凝结着的深橙色的“C”格外清晰。
 
 
  他深吸一口气。
 
 
  “我喜欢你,嘉德罗斯。”
 
 
 
  那人没有重影,没有带着“C”形浮影的说着心里话的影子。
 
  他没有撒谎,是真话。
  嘉德罗斯意识到。
 
 
  
  眼前的人忽然笑了,露出一颗很可爱的小虎牙。
 
 
  “我也是。”
    
 
 
  双唇轻轻的触碰在一起,在夏日的喧闹里,他们交换了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很安心。
 

评论(7)
热度(46)

© 迷雾铃 | Powered by LOFTER